太阳能计划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新兴能源产业发展规划》难产背后

  这一点,对于期待政策鼓励的新能源企业来说体会则更为深刻。国内一家著名新能源企业的创始人认为,与传统能源相比,新能源永远是弱者:“在政策制定那里没有代言人。”近两年新能源产业表面上发展迅速,但与传统能源集团相比,实力仍有天壤之别。

  从技术角度上,这次新能源规划也超过往届。洁净煤、智能电网、分布式能源和车用新能源首次被纳入到规划当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发改委专家告诉本刊,规划迟迟还不出来的原因在于“一些敏感问题尚未厘清”,比如新增的电动汽车技术路线问题是石化企业还是国家电网来建充电站,仍有很大争议(《电动车往左,充电站往右》一文)。

  而对于发改委制定的新能源目标,其他部委能否全数通过同意也存在变数。“目标的大小直接关系到财政部拿出补贴的多少,也关系到电监会是否有能力让这些新能源电全部上网。”孟宪淦说,这些问题均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

  尽管困难重重,经过3年的探索,在政策罕见的频繁变化中也可以窥见决策层对新能源产业认识的加深:2007年8月,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其中提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消费量达到能源消费总量的15%。然而,在2009年9月以来,官方的这一说法却悄然改成:争取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达到15%左右。可再生能源已经变成了非化石能源,后者增加了核能,实际上风能、太阳能的比例是不增反降了。在2010年两会时,国务院温家宝更是将新能源纳入到“构建低碳产业体系”的宏大战略中,节能减排这一能源使用端的低碳路线整体排在了新能源之前。

  不仅是总体目标,3年来政府在对各种新能源的重视程度上也经历了有趣的变化:在2007年的《中长期规划》和2008年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一五”规划》中,生物质能被放在了仅次于水电,高于风电和太阳能的重要程度,而本次《新兴能源产业战略发展规划》,重点发展领域排序却已变为核电、水电、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从‘可再生能源’到‘新能源’再到‘新兴能源产业’,这是一个聪明的变化。”周大地告诉《环球企业家》。鉴于风能、光伏和生物质能依然是昂贵且不稳定的能源,目标的修改应是从天真回归理性的表现。

  尽管目前尚难以预测这次新能源规划何时能出台,但面对全球日渐升级的新能源产业竞争,一部趁早指明发展方向、让新能源企业抛掉政策变化风险后顾之忧的产业发展规划仍宜早不宜迟。表面看来,三五年后等新能源成本降低到财政可以接受的程度再大规模启动市场,虽然也无可厚非,但如果因此延误了和国外的技术竞争战机,则这个“唯一与全世界同步的产业”也难以避免再次追随外国的厄运。(本刊记者王思远对此文亦有贡献)

上一页 1 2下一页

来源:《环球企业家》杂志